古时候的小孩们都玩什么?你是不是也玩过这些?

虽然专门记载儿童游艺的史料非常有限,但并不妨碍我们去了解古代小孩花儿一样的幸福生活,他们平时都玩什么,怎么玩。因为在大量的古代绘画、诗歌,还有文学作品中都能看到孩子们丰富游戏的描绘。

靠文字去想象古人的生活趣味当然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文字胜就胜在留给人们充分的想象空间。只不过在这个“图像即真相”的看图年代,没有什么比从一张画中洞察实情更简单更直观的了,所以我们还是从古画中去了解古人的多彩生活吧。

既然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孩子的玩乐,那我们今天探讨的古画当然也是围绕着孩子,题材就是古代风俗人物画中的一个分支——婴戏图。顾名思义,婴戏图就是表现孩子们游戏玩耍时等生活情节的作品。因为画的主角儿是孩子,所以童真与快乐就成了画中要着重表现的内容与氛围。

最早的儿童婴戏形象出现在西汉时期出土于山东临沂金雀山前汉墓墓葬的一幅帛画中。到了唐代出现了张萱、周昉为代表的工笔重彩人物画,擅长描绘的并非那些冠冕堂皇、一本正经的男性士大夫形象,而是亲切居家的妇女与活泼好动的儿童。在《宣和画谱》卷⑤中记载:“张萱,.......能写婴儿,此尤为难,盖婴儿形貌态度,自是一家,要于大小岁数间,定其面目髫稚。”当然孩子在画中只是妇女们的陪衬,并非主角。

而真正“婴戏图”的成熟与兴盛是在商业繁荣的宋代,在古画著录与传世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大量有关儿童嬉戏的活动内容,下棋、击球、捉蝶、逮鸟、戏水、洗澡、打枣、捕鱼、踢毽、斗蛐蛐、放风筝、耍刀枪..............太多了,无法一一罗列。

当然,我刚才提到的这些都是一些特别常见的游艺活动,对于咱们见多识广的现代人,这些实在是太普通了,难免让人提不起兴趣。所以,我就讲几个有趣的,最起码我看了后觉得很有意思的儿童游戏供大家消遣一下。

“青梅竹马”中竹马到底为何物?

这是我在上篇中提到,从中寻到古代滑梯踪影的古代元人绘画《婴戏图》。这幅画用立轴的方式呈现出从近到远的空间关系,画面可以简单分为三段:1. 最上面远景处滑滑梯的一组;2. 中段以亭子为中心活动的几组孩子;3. 最下方近景处在地上玩耍的几组孩子。

画中涉及到的游戏种类很多:

滑滑梯

读诗

作画

亭子在中国有特殊的隐喻象征,亭中下棋,亭中吟诗,亭中作画,这都是文人士大夫最钟爱的雅事。而画中孩子们模仿大人的雅举,神情严肃认真,虽然并没有透露出孩子们天真活泼的自然性情,但那一副副投入的小模样儿看着还是挺逗趣的。

拨浪鼓

打枣

玩棋

摔跤

斗草(疑似)

以上的这些游艺项目相对来说都比较常见,我就不多说了,此处我想着重讲一下下面这种游戏:

竹马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我们张口就来的一句俗语,这句话本源于李白的一首诗《长干行》,“妄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此处,“骑竹马”代表着小男孩,“弄青梅”代表着小女孩,可见“竹马”是古代儿童,尤其是男孩喜欢的一种游戏。

早在魏晋时期,晋人杜夷在《幽求子》中写道,“年五岁有鸠车之乐,七岁有竹马之欢”。竹马其实就是小孩模仿大人骑马的一种游戏,“以竹代马”,这是早期竹马最原始的样子,一根竹子放在胯下就当作是马,并非有马形象的出现。

上图是敦煌佛爷庙湾36号魏晋墓中出土的一幅砖画,图中间的那个小孩骑的正是竹马,准确的说就是一根竹子,只不过孩子把它想象成马的样子。

这仍然是敦煌壁画中的一张,绘于晚唐时期,一个小顽童胯下骑的同样是一根竹竿,手中还握着一株枝叶繁茂的竹梢,作为马鞭。

真正以马的形象出现的比较复杂生动的竹马是在宋元时期,人们用竹篾扎制或者用纸糊成马头,画上鼻子、眼睛、耳朵、鬃毛,孩子的脖子上系一根带子拴住马头,后面接一株有绿叶的长竹当作马的身子。李贺诗中“竹马梢梢摇绿尾”正是如此情景。

元代的这幅《婴戏图》中孩子们骑的竹马明显更加精巧,不但马头制作得栩栩如生,挂着铃铛,配有完整的缰绳,在竹马的后部还装有轮滑,像小马车一样,玩起来更加轻松便捷。

最强大脑:推枣磨

古代的益智游戏种类很多,各种各样的棋牌骰子戏相对来说是大家比较熟悉的。我要说的这个“推枣磨”,我想很多人应该都是头一次听说。

这是南宋画院画家苏汉臣的《秋庭婴戏图》,前景中那两个小孩玩的正是“推枣磨”。

两个小孩玩得十分专注,眼神不曾移开半步,呼吸都要慎之又慎,角逐胜负的时刻即将到来。红衣小男孩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胜利在望。白衣小女孩屏住呼吸,她的内心应该是矛盾的,既渴望最终的结局,又担心自己再无翻身的机会。

在另一幅藏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传为苏汉臣的《婴戏图》中,同样也描绘了两个正在玩“推枣磨”的小孩儿。

这“推枣磨”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顾名思义,这个自制玩具肯定跟枣儿有关,一枚鲜枣削去半边,露出枣核,用三根小木棍插在枣上,作三足立于桌上,枣核朝上;另用一根细竹蔑,两端各插一枚小枣,再将竹蔑搁在枣核上,轻轻一推便会旋转不已。

高级版推枣磨

变态版推枣磨

有空大家不妨回家试试,自己是哪个级别的。

既然提到了益智类游戏,苏汉臣《秋庭婴戏图》中较为隐蔽的几处我不得不提。在小姐弟不远处还有一个小桌墩,上面堆放着一些小玩具:八宝人马转盘、八宝纹纸格、玳瑁盘、小陀螺、红色佛塔、棋盒。

画中有一件玩具“人马转盘”,对现代人来说看着陌生,但实际上却经常可见。这个转盘有一根细棍立在圆盘中央,两头作人马造型,蕴含着“人马平安”的寓意。画中的圆盘被分为八个区域,分别绘有八宝图案,供游戏者下注。转针停在哪个区域,相应的游戏者会得到不同的奖罚。这就是赤裸裸的赌博啊!

儿童小剧场:自导自演自娱的一场戏

傀儡戏,大家并不陌生,早在汉代就流传着这项古老的戏种。两宋时期发展迅速,不仅仅受到平头百姓的喜爱,而且还被引进皇宫,帝王贵族们都十分钟爱。

在宋画中多次出现傀儡戏表演的场景。而悬丝傀儡戏只是其中的一种,这些提线木偶有头有脸有手有脚,有鼻有眼有嘴有耳,唯独没有生命。

在这幅宋人的《傀儡婴戏图》中,四个小孩儿正在自演自high,玩得不亦乐乎。站在小戏台背后的那个穿红围兜的小男孩,是这场戏的主角,也是幕后操纵,赋予提线木偶生命的小艺人。

旁边小孩正在击鼓伴奏,另外两个是小观众,兴致勃勃,看戏看得很投入,还指着舞台中的小人儿互相议论。

还有一幅李嵩的《骷髅幻戏图》,画中也出现了悬丝傀儡。只不过这个摆弄傀儡的操纵者并非凡人,而是一具骷髅骨架,他手中的悬丝傀儡也并非普通形象,而是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缩小版骷髅。这样的场面按理说让人看起来有点毛骨悚然,可有趣的是,一个天真的小婴儿正义无反顾地向骷髅爬去,其中的寓意真是耐人寻味。

除了傀儡戏,还有孩子们亲自上阵自导自演的化装舞剧,通常这样的表演都是为了驱灾辟邪,图个吉利。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孩子间胡闹搞笑的小把戏,事实上这样的舞蹈有一个非常正式的名字——傩(nuo二声)礼,“傩”指借祭神来驱除疠疫。傩礼是中国古代以驱鬼逐疫、祈福禳灾为宗旨的乐舞形式。

这原本是一种肃穆庄严的宗教仪式,却被孩子们演绎成一场滑稽搞笑的闹剧,虽然它演变成了孩童的游戏,但它暗含的宗教祭礼含义却并未消减。

宋人苏汉臣的《五瑞图》中,五个孩子头戴面具各扮作“福、禄、寿、喜、财”五个吉星,这样的

舞蹈看着喜庆吉利,为的是祈求生活的平安与富裕。

故宫的一幅《大傩图》是这个舞剧最极致的体现,画中十二个孩子走着“龙摆尾”的队形,戴着面具扮作老翁形象,缩着腿,弓着背,扭着腰,十分诙谐滑稽。他们有的手举簸箕、笤帚,有的戴米斗,有的戴蟹篓子、筛子,有的身背蚌壳,有的拍板,有的击鼓,在锣鼓声中驱鬼逐疫。

都说中国画最讲究的就是留白,但这幅画妙就妙在不仅没留白,还生怕塞不满。画家把一幅画塞得满满当当,人挨着人,人缠着人,人赶着人,不仔细看你甚至无法分辨每个人的边界,衣服肢体都纠缠在一起。虽说这样的场面十分热闹混杂,但看上去却不至于让人有心烦意乱的感觉,反而被造型各异的人物吸引,也许正因此画的内涵与寓意,大家已经预设了观画时的心理感受,越热闹越吉利,越混乱越有气势。

时令游戏:

自然赋予我们的,千万不要荒废

古代孩子们的很多游艺项目都和时令节气息息相关,什么时候玩什么游戏,这是很讲究的。四季时节各不同,春风拂面,放纸鸢、扑蝶、斗花、斗草;夏日炎炎,采莲蓬、钓鱼捉虾、游泳戏水;秋高气爽,踢毽子、打枣、斗蟋蟀;寒冬腊月,打球、捉迷藏、骑竹马、舞刀弄枪。

扑蝶

斗蟋蟀

扑枣

说到斗花斗草,我想有些人应该不会太陌生,还记得小时候经常玩的“拔根儿”吗?这就是典型的斗草,看谁的根儿最坚韧,扛到最后不断就是胜利。为此大家还想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攻略,最离谱的就是搁在鞋里捂着,最后能变成战无不胜的“老根儿”。记得小时候大家比试之前,要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脱鞋。

古代的小孩也是如此,当然“熬制”老根儿的方式我不得而知,但是跟花跟草较劲这事儿确是千年不变,它源于五月五日端午时节的“踏百草”和“采百药”。“斗草”一词始见于唐,韩愕《岁华纪丽》有记载,“端午,结庐蓄药,斗百草”。此后,端午斗草的习俗在宮廷与民间一直流传。

斗草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文斗,即以每人采得的花草作对,对答不上者负。一是武斗,即以每人采得的花草之茎相拉扯,茎断者负。一般文人雅士重文斗,下层人民与儿童喜武斗。所以我们俗称的“拔根儿”其实就是斗草中的武斗。

下图是清代画家金廷标的《群婴斗草图轴》,画中左下角的就是两个正在较劲武斗的小孩。画中央有几个提着篮子的小孩围蹲在一起就是文斗。

每个人把自己收集的花草拿来,然后一人报一种花草名,另一人接着种类拿出花草并对答花草名称,一直“斗”下去,直到最后见分晓。这种“文斗”,结果都是谁收集的花草多,种类齐全,谁就能报到最后,最后者就是赢家。

苏东坡有一句诗,就是说收集斗百草的。“寻芒空茂林,斗草得幽兰”。可见,玩家为了收集更多的花草,常常是寻遍山川林野。画中孩子们也像模像样地仿照大人文斗,看倒在地上的一堆花草,孩子们叫嚣的模样儿,比赛应该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

《端阳戏婴图》,顾名思义,描绘的是端午时节三个孩子的嬉戏打闹。三个孩子天真白胖,像年画娃娃一样。其中穿红色肚兜的孩子左手拿着石榴,右手用绳系着蟾蜍,正准备吓唬那个胆小的娃娃,只见他已经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另一个穿绿色肚兜的孩子前来制止这场恶作剧。

蟾蜍是端午“五毒”之一,另外四个是蝎子、蛇、壁虎、蜈蚣,过端午就是要驱五毒,所以大人都会给孩子们穿上五毒肚兜辟邪。我曾经也赶了个时髦给我儿子来了一件,十分可爱。

这是藏于台北故宫李嵩的《观灯图》,虽然这并不是一幅典型的婴戏图,但其中有几处对婴孩嬉戏场景的描绘。画中绘有元宵节期间最受儿童喜爱的玩具——花灯:两个儿童一个提着兔儿灯,一个提着瓜形灯,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只走马灯。

玩具杂货铺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

古代小孩买玩具都去哪买?玩具商铺,大城市也许可以找到,但是在商业不太发达的乡村,有一种流动式的玩具贩卖十分流行。通常是卖货的大叔挑着货物担子走街串巷去兜售自己的商品,古人称他们为“货郎”。

宋画中出现了不少描绘货郎的画作,通常他们的货担上挂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各式各样的玩具,密密麻麻,甚至看着有点头皮发麻。

这是宋人李嵩的《市担婴戏图》,据研究玩具史的清华大学王连海教授观察,图中货郎贩卖的小商品,除了日用杂货与时蔬酒果之外,最多的就是儿童玩具。

可辨识者有如下:小鸟、鸟笼、拨浪鼓、小竹篓、香包、不倒翁、泥人、小炉灶、小壶、小罐、小瓶、小碗、六角风车、雉鸡翎、小鼓、纸旗、小花篮、小笊篱、竹笛、竹箫、铃铛、八卦盘、六环刀、竹蛇、面具、小灯笼、鸟形风筝、瓦片风筝、风筝桄、小竹椅、拍板、长柄棒槌、单柄小瓶、噗噗噔等等。

当然,专家识别出的种类仅仅是画中商品的一小部分,看到如此种类繁多的玩具,难怪货郎一吆喝,吸引来了一帮小孩,大家手舞足蹈,有一个孩子甚至兴奋地扒在玩具上舍不得撒手,就连那个被揽在母亲怀中喝奶的小婴儿,虽然头朝向母亲,但他的小眼神,他那按耐不住的小手,这真是吃着碗里的,盼着担中的。

到了明代,货郎的移动式贩卖设备变得更加高大上了,出现了像货架一样的摊位,分类也更加细致,譬如下面这位大爷主要卖的是鸟儿。

货郎图

明 计盛

画中的货郎穿着讲究,服饰色彩明丽,跟宋人笔下那个衣衫褴褛的大叔一比,天壤之别。树阴下摆着一副做工精致、敷色富丽的货郎架,货架上的各类物品丰富而精致,每件都摆放得从容有序,不像上一幅画中杂乱堆砌在一起。

尤为一提的就是笼中各式各样的小鸟,它们或栖或飞,或鸣或啄,形形色色,数以百计。虽说数量繁多,但它们居住的笼架并不拥挤。

货架上还摆着刚才我们提到的“傩仪”舞剧中的面具。

货郎大爷面带笑容,从容得整理货物。架前四个满脸稚气的儿童,正在花丛中赏玩刚买到的小鸟和玩具。这幅画具有浓厚的宫廷生活色彩,故有人称它为“宫景货郎”。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