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派形意拳特点

一、椿功有抻筋拔骨,静中求动特点。

尚派形意拳的椿功,以三体式为主,除有增强体质,为技术筑基的作用外,还别具技击内涵。武术谚云:“筋长力大,肉厚身沉”,正因为通过锻炼把肌腱抻开,才能收放迅速,抻得长,放的远,打击力大。尚派三体式椿功,虽在静态中,却突出地强调这“抻筋拔骨”隐形于内的内涵作用。这正是构成尚派形意动作开展、灵活,发劲迅猛刚实的基因。实际这一特点是从站三体式椿功就开始得到训练。

经云:“静中之动谓之真动,动中之静谓之真静。”以武术技法来讲,静中无动,就等于有形无意,空势 子。锻炼椿功为全面的筑基功夫。这是内外和体用兼修,使用权之按技术要求,掌握好外形姿态势和动作的正确,以及追求内意的训练,使之从静中求动,向意动气行,气沛周身,动静一气,形神一体的高级阶段进军,达到“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是真意”的妙境打好基础。因之尚派三体式椿功,又突出强调这“静中有动”的无形无相的内涵技击作用。实际这个“静中求动”的“动”就是“意”的训练 也是神与气的内涵和内劲的培育。因这这个“动”,不仅要“求”,而且必须要“有”,故突出强调“静中有动”。由于这种内在精神作用,对中枢神纪起以良好的调整和保健作用。加上在抻拔锻炼中,对肌肉的运用,使血液流畅,供养增多,加强了组织细胞的新陈代谢,故有较好健身的体疗作用。说三体式是变化人的气质之始,正因为它不努拙气,不用拙力,而在沉静自然中规矩操作,从而使肌体和精神都得到全面的结果。

对上述“抻筋拔骨”和“静中求动”两项特点的表现和作用分述如下:

(一)“抻筋拔骨”的表现和作用:

1、颏收头顶和气沉丹田, 这是对身躯上下的抻拔。利于上通三关(周天督脉的尾闾、夹脊、玉枕)下固丹田。在龙折身中的顺胯、拧腰,是对身躯拧转的抻拔,这会助长丹田的发劲,并达于四肢。

2、沉肩、拔背、坠肘是对上肢臂部的抻拔。特别是肘的里裹而又下坠,使肘窝朝上,在手掌俯扣正确的条件下,使肩、肘、手三点在一条直线上,并要舒展抻长。这样,则拧抻力大,“三催”(腰催肩,肩催肘,肘催手)的劲整。加上内意的配合,会使气灌梢节,手有麻胀感、热流和气流,以至指关节时而有吱吱的声动。形意出拳时,要求“明了三星多一力”。不仅肩窝、肘窝要抻开,连攥拳出现的腕窝也要抻开。而站三体式椿功时,前手虽是俯掌,但要掌心回收,掌指前顶,虎口撑圆,同样具有抻腕之意。在这样技术规矩要求下,虽是用意不用力,却能促进“三催”劲整,气贯梢节,劲达于指,因而使内劲放得长,打的远,助长发劲的弹性。

3、两腿弯前三后七,形成“夹剪”这是下肢腿部的抻拔。前腿三成劲,后腿七成劲。特别是前脚尖朝前,前膝亦向前微挺,而整个腿却要向里面收夹。而后脚尖外摆(与前脚成45度左右夹角)后膝却要里扣(使膝尖接近前方),这样就使前腿与后腿形成既可灵活,而又沉实的“夹剪”劲。不仅对踝、膝关节,就是对胫、股肌肉,也都起极大地抻拔作用。因为膝关节反应比较第三故在站椿中,也会场出现吱吱响动。(手可摸到)。尤其是后膝的里扣,配合上体“龙折身”的反拧,形成腰胯间的抻拔。更增大上肢前钻,下肢前趟、后蹬之劲,也大大助长腰部发劲的威力。莫道上述这些抻拔要求,表面上显不出有什么特殊之处,但却能给周身一体,丹田发劲,打长放远,迅猛刚实,带来莫大的技击实效。这也正是尚派三体式为培养技击实效的精微内涵之一。也可以说是站三体式的神髓之所在。

(二)”静中有动“的表现和作用:经云:“静为本体,动为作用”,“静中之动谓之真动,动中之静谓之真静”,动静同理,体用一源。而站三体式椿功,既讲体用之效,又讲动静之理。故而,它是从“静中求动”开始的。不真动就谈不到知“意”,不真静就谈不到知“性”,静为性,动为意,不静则真意就不能发动。真意能动,才会“妙用则为神”。故形意拳要求练形神合一,进而追求“虚极静笃时,则还于先天本性”,“寂然不动,感而遂通,无可不可也”的高超境地。而这些追求又何尝不是用意来引化神气而求得技击上的妙用。而三体式正是为了发挥动静体和用之作用而筑其基,也是“静中有动”内意锻炼的开始。它的表现和作用:

1、内视筋骨、意注上肢梢节,在沉肩、坠肘配合下,掌指就“有动”,有麻胀感受,有热流和气流,以至指关节时而有吱吱响动。虽只用意不用力,却能力贯掌指,气贯梢节。意注下肢,在前膝挺,后膝扣,又在“龙折身”的配合下,膝关节就“有动”。有酸痛感,有热流和气感受,以至膝关节时有吱吱响动。这样就能使下盘根固,后腿蹬进力大,还可以气贯“涌泉”,亦可治疗关节炎、寒腿等疾病。

2、调息归根,意注丹田,小腹就“有动”。有热流和气感,会使丹田真气逐渐充盈,因之体强、根固,内劲中生。津多咽之,意引丹田,会有腹鸣,咕噜声直下小腹,会觉腹腔松畅,气顺腹实,更有益于内藏和腹腔疾病。这就是所谓“练丹田之气”,“丹田久练灵根本”,亦即“固灵根”,“真气退藏于密”,也就是所谓“元神元气”相合,由无而有,由小而大,一气之动,发之周身。也是使内劲的形成和发动有根。尚派三体式正是从静中求其动,得养练之始。当通过动作和套路的锻炼,当做到“上下相随,内处合一,周身完整一气”,把明劲打好,练到刚健之至时,则“刚至柔生,柔极自化”。这时站三体式该提高要求,则要:

3、以“悟灵性为至上”,用“神意气合于丹田,运化周身,无微不至,感之遂通”。这则是尚派三体式椿功最后从“静中有动”而至“动中有静”所要追求的高深造诣,到此境地自会“无处不有,无时不然,触之自应,不思而得”,则“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是真意”的妙境,自可得之。这也是尚云祥先生为内处兼修,体用并重给我们指出向高超境地进军的阶梯。

二、继承并传留了“趟劲”特长,体现出“脚打七分”的特殊技法。

经云:“脚打踩意不落空,消息全凭后足蹬,与有交勇无虚备,去意好似卷地风”,“挣崩摘豆角,犁周(音)五趾顶”,“脚步打七分手打三”,这些拳经要义,突出一点,就是要求练形意必须练出上步的前趟,后蹬之劲。这不仅是形意拳进步快而远的特点,而且是如犁翻地,能把对方拔根抛出的绝技。惜此技法知者甚少,乃致对上述拳经要论,多有曲解,失去真意。惟尚派形意所练上步之劲,仍保留并传留了这一绝技。所谓“去意好似卷地风”,就是要求把上步的“趟劲”练成象摧枯扫残的卷地劲风,既猛又快。“犁周”,就是要求把“趟劲”练成象铁犁翻地一样,劲大力实,拔地而起。得用上步所发挥的“脚打”,能如此劲大迅猛,用在技击上,自然比手的作用力大得多,因之才有“脚打七分手打三”的提法和要求。尚先生晚年所世、所教凡是上步都强调要练出“趟劲”来,因之对形意这一绝技,起到继承和发扬作用。习这功到,乃知“卷地风”这一“脚打”的深切涵意。也就进而掌握到“脚打七分”真劲。因之,磨练这一技法,乃成为尚派形意的显著特点之一。

三、动作打顾一体,舒展灵活。

尚派形意的出手入手,突出强调“肘不离肋,手不离必”,乃是形意主要顾法之一,是利用上肢以护怕、肋;但又是打法中主要的蓄劲动作,为使臂借身劲而劲大,身借臂劲而得发。腰催肩、肩催肘、肘催手“三催”之劲得以有蓄而发,起着事半功倍的作用。“出洞入洞紧随身”则是“虎抱头”的具体运用,小臂裹抱于头下,既是保护头、胸之“顾”,又是发挥“拧裹坠”,以蓄力待发之“打”。正是打顾一体。在出手发劲上,则突出强调“起横不见横,落顺不见顺”的要求。而“起横不见横”中的“横”是“顾”,用时在“不见横”中就含有势正劲顺之长,就可用“打”。“落顺不见顺”中的“顺”是“打”,用时在“不见顺”中就含有“横裹”之劲,见来手即可用于“顾”。且“起与落”、“横与顺”本身就包括“顺中有逆,逆中有顺”,即相辅相成,又“打顾”如一,因之它即是“顾中有打”,也是“打中有顾”。尚派形意既严于要求进行平素锻炼,则武术动作在运动中,能保持周身轻松、自然、不努气,又丝毫不用拙力,才能身手不滞,舒展灵活。只有四肢舒展,周身顺遂,才能练好动作,找到每一动作的应有独特技巧。以至练功、找劲,向高级阶段迈进。在椿功练“抻筋拔骨”的基础上,于练动作时再能舒展,自然就会身手运用自如,由柔和入刚实,而致抻得长,放得远。所谓“先求开展,后求紧凑”正是为了打好刚劲转柔化创造前提。因之,尚派形意在做动作时,要求周身、四肢松开,但要处处合乎规矩,使劲意充沛,无处不到,神气内敛,归入丹田。因而使动作做得既舒展灵活,又沉实劲整,并会气势夺人。至此对什么“远近一丈步位疾,两头回转寸为先”,“我在场中无定势,或把或拳望着就是”,“不知进退枉学艺,不知起落枉伶俐”,“能在一思进,莫在一思存”,“若遇人多三摇两旋”等等,经义对机动灵活的要求自可意到步随,身手如一,无往而不得也。

四、发劲迅猛刚实,体现出“火机一发物必落”的技法。

尚派形意最显见的特点,是在动作和发劲上既迅猛又刚实。因而同侪们说:“练不出迅猛刚实的爆发劲来,就不能是说刚劲练到了。”尚云祥先生年过古稀时还说:“人再有三十年阳寿,就再打它三十年刚劲。”这句话的涵义,可惜真正理解的人并不多。但确实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是先生专攻形意,磨练一生,从实践中得出来的不同一般的经验总结。因为形意发劲制敌的基础是讲“硬打硬进无遮拦”的。先生说“硬打”就是不管对方是动、是静,动也打,静也打,不管对方是刚、是柔,刚也打,柔也打,不借惯性,不借他力,遮也打,拦也打,沾着就发,这才叫“硬打”,才真正有发人的本领。要想做到这样,就必须先打好刚劲。不努气,不用拙力,从自然、合协中练出完整的刚劲来。再把刚劲练出迅猛刚实的“爆发劲”来,才能达到“起如风,落如箭,打倒还嫌慢”,起如箭,落如风,追风赶月不放松“的打法要求。才能使内劲逐渐充盈,打得实,放得远,势如奔雷。有了这种疾用骤发迅猛刚实的爆发劲,才算到了得不借外力,自身发劲,沾着就有的本领。有了它才体现出形意的真劲,“火机一发物必落”的技法要求。一句话:“练不出迅猛刚实的爆发劲,手到对方身上就没有‘想打就能放’的威力。”

五、内劲充盈,催“三节”惊“四梢”。

练形意拳的内劲,有“返先天”之说。因之做动作,就必须轻松、合协,任其自然。不努气,不用后天拙力,从虚灵自然之中,把形体调整好,把身外散乱之力,消融归一,随同把身外散乱之神、气,按拳术之规矩,纳入丹田,与先天之气交融,成为浑元一体,由微而著,而能逐渐充实,运化于周身,则融融和和,无微不至。以之应用,则无处不有,无时不然,便形成形神相合,体用一源的内劲。朋形意拳的三步功夫来说,基础打不好,刚劲不完整,是培养不出内劲来的。它在运用中是以腰为主宰,运之周身,内劲通灵。则玄妙自生。尚派形意所表现的形神完整,内劲充盈是和严格掌握和运用催“三节”惊“四梢”分不开的。经云:“拳打三节不见形,如见形影不为能。”讲“三节”,练形意的都知道,躯干、臂、腿无处不分根、中、梢三节。臂的肩、肘、手,腿的胯、膝、足,又分为根、中、梢三节。这“三节”,如合为一,腰为主宰,就可使通身一体,完整一气。如分而为三,各有所司,各起各的作用。所谓“拳打三节不见形”,绝不是拳打被截再用肘,肘打被截再用肩。那是用招的打,又是见形地打。应该是利用“腰催肩,肩催肘,肘催手”的“三催”劲,手被截,肩、肘仍催, 在被截处发劲打之。这样的“变劲不变手”就“不见形”,就“被打不知不见”,这就是我们所追求的“拳打三节不见形”的奥妙所在。意、气、力融于丹田,又发自丹田,运之“三节”,在这样的技法支配下,自然三节合一,节节贯通,通向各个“三节”都有能如是,自然身形、劲路会成为完整一体,内劲会逐渐兖盈。讲“四梢”,即毛发为血梢,指、趾甲为筋梢,齿为骨梢,舌为肉梢。四梢的发劲,即叫“惊起”说明它主要靠精神振起的作用。亦即“意有所感,神有所施也”。如经云:“怒发冲冠,血轮速转”,“舌卷气降,虽山亦撼”,“虎威鹰猛,以爪为锋”,“有勇在骨,切齿则发”。这些说法,都有说明了“四梢”的精神威力。平时锻炼,能时刻在意,神之所至,、自会大增摧敌之勇。以惊起“四梢”之宰,还有发动骨五行之“神”,与身形、劲路相结合,就构成形神完整,内劲充盈这一特点。

六、独练鹰捉,并发挥劈拳的特殊作用。

练形意的第一趟拳,起钻是拳,落翻变成俯掌,形成三体式的这趟拳,人们叫它“劈拳”,而尚先生叫它“鹰捉”。这样叫是有道理的:

1、它是掌,不是拳,就不能叫拳。

2、“劈拳之形斧属金”是拳经的定论,。它既是掌,又是俯掌,根本无似斧之形,更无法练出似斧之劲。与拳经所要求的劈拳劲根本不符,这就说明它不是劈拳。

3、经云:“出势虎扑,起手鹰捉。”即然提出起手动作是鹰捉,而五行、十二形等拳的起手,又都是它,所以应该管它叫“鹰捉”。论起这趟拳,说来平凡,练形意的人都会,但是不好练,甚至有一辈子吃不透,练不到的味道。为什么?这就得从形意拳的劲追究起。形意竟有什么劲?广义来讲,五行、十二形一种拳一种劲,甚至一种拳包含几种劲。而形意独具特色的,最根本的劲,却在于起落、钻翻。故在拳经中对起落、钻翻的技法讲了许多许多。甚至提出“不知起落枉伶俐”的警语。说明“起落”在形意技法中的重要性。如果把“起落”简单的理解成是动作的起伏,就大错特错了。而形意拳起落的精华就体现在“摩挲劲”上,也就是人们很少知道的“翻浪劲”。而“鹰捉”正是练这种特殊劲的基本拳,故称它为“形意母拳”。经云:“起为钻,落为翻”,“起是去也,落是打也,打起落如水之翻浪”,如果对“鹰捉”的起落、钻翻不理解,就谈不上领会形意的真谛。因之在尚派门中把“鹰捉”视为开启形意奥妙之门的钥匙,是阳刚步入阴柔,掌握刚柔相济,沾身纵力技法的窃要。故而千锤百练和钻研它。正因为五行拳之外,比别人多出这一趟名叫“鹰捉”的拳,而又是特别重视它,因之说独精“鹰捉”可称为是尚派形意的特点之一。经云:“劈拳之形似斧属金,内通于肺,外达于鼻。”尚先生所教的劈拳和鹰捉的动作基本相同,只是把落翻的俯掌变为立拳。这一变,变成截然不同的两种内涵。“鹰捉”的掌是通过钻翻,以发挥边疆的“摩挲劲”。而劈拳是以前小臂作为斧刃,通过钻而劈发挥它似斧的前劈劲,显然,两者有鲜明的不同。特别可贵的是,劈拳发劲的着意点,不在拳和肘关节上,而是在两关节之间的小臂上。这不仅是头、肩、肘、手、胯、膝、足七拳之外,又多出一拳。而且是超越关节突出处打人发劲的武术技法惯例,起到了它在技法上具有特殊涵义的作用。

七、说法、练法与一般不同之处。

在尚派形意中除了“鹰捉”和劈拳外,还有一些动作和理论与一般的不同,但与拳经对照,还是很有道理的。择述如下,供参考、研究。

(一)五行拳的顺序。人们练五行拳,大多数是按金、木、水、火、土形成劈、崩、钻、炮、横的顺序来练。而尚先生则不然,先生说:“讲五行,就得讲‘生克制化’。练五行拳即为治病、健身、变化气质,提高技术,就得按五行相生的道理来做,也就是按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的道理,形成劈、钻、崩、炮、横的顺序来练,就中医来讲,按五行相生对身体才有好处。就练功来讲,能内处兼修,才能好身体有益。”否则顺序颠倒,就不是相生了,效果就不理想了。

(二)钻拳,是属于五行拳之一的。一般有两种练法(主要不同在手上)。一种是前拳只向内翻转(腕部向里下扣),撤回腹前(掌必向下)同时后拳经胸由嘴前顺前拳上钻出。两拳如此交替进行。另一种是前拳先变掌,当后拳由其上钻出时,再握拳向内翻转(腕向里捋扣)也撤回腹前(拳心向下)。这两种练法皆与尚先生所教的不同。经云:“钻拳形似电(似闪)属水,内通于肾,外达于耳”,无疑是要求象形取意的。 说钻拳似电就不是指的快慢,而是指的形象。那就是说钻拳在动作上是有似“闪”之形的。说它“内通于肾”它就是有助肾腰的动作和作用才是。而尚先生所教的钻拳,当前脚向前垫步之前,先收回半步,同时将前拳变掌向胸前勾回,待前脚向前垫步时,同时将勾回的掌继续向体旁,向前上方摆抖成立掌(虎口撑开,掌声心向前),当后拳经胸由嘴前顺前掌上钻时,前掌同时变拳向下,向里扣掳,并翻拧,撤至脐旁,拳心向上这个练法的前拳变掌纵向胸前勾回,直到向前上方摆抖,这个连贯动作就有甩臂、抖腰的劲,既有“似闪”之形,又有活腰助肾之功,还有独到的里裹之劲。是符合拳经的要求的。

(三)鮀(依传统用原字)形拳,是属于十二形拳之一的。不指的是”鼍”,而是说有”浮水之精”的一种叫”剪子股”(老普上这么叫),又称”卖油郎”的种昆虫。尚先生说:”学鮀形,一般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认为’鼍’很凶猛,有人又说它是水族中身体最灵的,就误学它了。其实’鼍’是鳄鱼,它并不是水族中身体最灵的,要说它笨还差不多。它是游水而不是浮水,是身在水中,只有头、背上半部露出水面,而且是向前直线游进的。客观存在的爪子是大巴掌型的,并不轻灵。而’卖油郎’它是浮在水上的,灰褐色的,有细长的腿,在积水面上常见到的一种昆虫,它浮在水面上,动作非常轻快,又是左右曲线前进的。按拳经的说法,我们要学的?quot;浮水之精”,而不是凶猛,我们实际练的是左右前进步的,而不是向前直进的。练鮀形拳时的手型,只有拇指和食指伸开,其他三指是蜷曲着的,分明是学虫类的爪,而不是学大巴掌的鳄鱼爪子。”

(四)tai形拳,也属十二形之一,大多数练形意承认学的是鸟类,不是兽类。但是现代字典上没有这个tai字(鸟字加一个台字)。尚先生说:”‘tai’又名’兔鹘’是一种小鹰,又叫’秃尾巴鹰’,它是的尾巴很短,猎户多用成禽磨其爪,专用以捉野兔”。拳经指出”tai有坚尾之能”,人们不知其物,又不知其性,更不理解它何以有坚尾之能?于是一些书文中不是依样画葫芦,便是猜测臆断,甚至怀疑或否定”有坚尾之能”。尚先生说的明白:”野生的tai多站在高的树枝上时常头朝下,尾巴倒坚,为的是俯视猎物,经便发现及时迅速扑捉。这是其它禽兽所没有的特点,帮要学它的’坚尾之能’。”有的书上说成”骀”是不对的。骀是指劣马,十二形中以有马形,所以学它是不对的,有的说是一种类似鸵鸟的动物,也是不对的,因为它只善走,而没有”坚尾之能”。至于谈到技法,tai正是”肋腹打”的体现。是以两臂代尾,使两臂里收贴肋,裹束面一体,如一尾这形,向前挤,向上撑,就是学tai的坚尾之能。

八、拳械一体,相得益彰。

“内外如一,体物而不遗,无往而不得其道”这是前人一句名言。用有武术却说时了一个可贵的哲理。就是说:能够把身手练到内外合一,以至空手和器械都能一样,这才算得到真谛,这时就怎么用怎有理。而形意拳术和器械可贵的是一个劲,器械只是拳脚的引长,拳术练好了,再练器械就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而且既互增技巧,习之既久,自然会不论器械的长短,全在拳术神意的妙用。只是每一种器械都有它的独具的性能,只要分别掌握和运用好它的性能,与拳中的神意和功夫结合起来,自会相辅相成,而相得益彰。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